居家隔离好伙伴麻豆传媒

“老婆,这是要逃去哪里?”

唐辰眼里盛满了宠溺的笑意,轻轻抚摸着苏西的脸颊。

“谁是老婆?”

苏西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唐辰,眨巴眨眼睛,猛然缓过神,伸出手使劲想推开唐辰,却被唐辰抓住了双臂,桎梏在头顶,苏西拼命挣扎,想逃出男人的桎梏,却输在了悬殊的男女力气上。

“唐辰,他妈什么意思,放开我!”

苏西累的气喘吁吁,狠狠瞪向唐辰。

“苏西,这女人就不能好好听我说完话吗?”

唐辰紧紧盯住身下的女人,眼里划过一丝黯然。

“唐辰,我告诉,我和没有任何话说!现在没有,未来更不可能!放开我!”

苏西恶狠狠的看着压住自己的男人,恨不能咬死这个渣男。

唐辰闭了闭眼睛,睁开,眼里盛满了痛苦和挣扎,问出了自己这四年来一直想问的问题。

“苏西,能不能告诉我,四年前,为什么要那么坚决的和我分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

听到这话,苏西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个让自己至今都历历在目,想一想都恶心到快要窒息的画面。

卧室。

大床。

男人,女人。

白花花的肉体。

纠缠不清。

……

苏西想到那一个个的画面,只觉得心里像翻江倒海一般,眼里盛满了嗜血的红色,猛然疯狂的使劲砸向唐辰。

“给我滚!这个恶心的东西!从我眼前消失!”

唐辰一愣,想去抓苏西,却被拳打脚踢一顿胖揍,怎么也碰触不到那个女人。

“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每一次都骂我渣男,恶心,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让这么骂!苏西,给我说清楚!”

唐辰也快崩溃了,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个样子?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女人如此恨自己?

苏西砸累了,靠在墙角,死死盯住不远处的男人,眼里划过一丝恨意。

“唐辰,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我不会原谅,也不想原谅,还有,我最后警告一次,不要再纠缠我了,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不要到时候断子绝孙了再来后悔。”

苏西说完,爬下床,一把推开唐辰,便向外走去。

唐辰听到这话,忍不住看了看自家弟弟,呼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里却更加疑惑了。

苏西刚才说自己做的事,她永远不会原谅,到底是什么事情?

四年前,自己心里只有她一个人,真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了,把她宠成了公主,事事以她为主,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自己,为了她,还学会了做饭,洗衣服,别说勾搭别的女人了,自己是看都没看别的女人一眼,如今自己便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那个女人的事情。

苏西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恨自己,才和自己分手的呢?

唐辰眉头紧皱,既冤枉又不解,但是有一条是现在自己最需要搞明白的,那就是要想追回苏西那个女人,自己必须要弄明白她四年前为什么和自己分手,否则一切都是白搭,苏西那边是彻底没戏了,不过有一个人肯定知道!

陶薇薇!

陶薇薇是苏西最好的闺蜜,苏西一定什么事情都会和陶薇薇说的!

唐辰想到这,眼睛一亮,跑了出去。

旁边的房间。

陶薇薇正拿着棉签沾水给萧逸琛润唇,润了好几次,男人的唇瓣才稍稍有了水色,不似刚才那般惨白。

陶薇薇把手里的棉签扔掉,怔怔的看着躺在床上好似睡着的男人,眼里盛满了心疼,低首,虔诚的轻轻吻住男人的唇瓣,闭上眼睛呢喃。

“逸琛,我好想,快点醒来好不好。”

唐辰跑过来看到的便是这副场景。

古色古香的大床上,绝美的男人躺在床上,如同睡着了似的,一个美丽的女孩,闭上眼睛,倾身吻住男人带着丝丝殷红的唇瓣,整个画面唯美动人,又带着一丝希冀和悲伤,矛盾而热烈,纯洁而伤感,让人心里猛然一惊。

唐辰站在旁边,有点不知所措,看好像很不合适,不看吧,又很想看,可是这样又觉得自己好猥琐,人家小两口在亲吻,自己像个电灯泡似的杵在这,好像确实有些不合适,自己还是走吧。

“唐辰?”

就在唐辰要走的时候,一个女声让自己停下了脚步。

陶薇薇从萧逸琛的唇瓣上抬起头,猛然间看到了一个身影向门口走去,顿了顿,才看清楚到底是谁。

唐辰转过头,看着陶薇薇,挤出一抹笑,挥了挥爪子。

“嗨,薇薇,我刚到。”

陶薇薇笑了笑,点点头,也有一丝尴尬,刚才自己偷偷亲吻萧逸琛好像被人发现了,还是萧逸琛的发小,想到这,陶薇薇眼里划过一丝羞赧。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味道。

过了一会,陶薇薇抬首看向唐辰。

“唐辰,刚才晕倒了,现在好些了吗?”

唐辰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似乎如释重负。

“嗯,没事,就是太累了,昨天没睡觉,一时受了刺激,晕倒了,没事的。”

想了想,唐辰看向陶薇薇,眼里有了一丝急切。

“薇薇,我昨天只是累了,才晕倒的,我的身体很健康的,特别棒,我还天天健身,就是现在让我提整整两桶水从山下到山上都没问题,要相信我。”

陶薇薇愣住了,睁大了眼睛看向唐辰。

这……是什么意思?和自己说他身体很好?关自己什么事?

唐辰说完也愣住了,也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于有歧义,怕陶薇薇误会,赶紧搬个板凳坐在陶薇薇面前,更着急了。

“薇薇,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让告诉苏西,我身体很棒,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陶薇薇猛然明白了唐辰的意思,点点头,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这个唐辰还真是孩子性子,说话有点不着调。

若不是找不到证据,她一定觉得唐辰在开车。

“唐辰,是过来看逸琛的吗?”

唐辰缓过神,摇了摇头。

“不是,我是来找的。”

“找我?”

唐辰这才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猛然看向陶薇薇。

“薇薇,知道四年前苏西为什么坚决和我分手吗?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