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古代

(上帝视角)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一男一女正在奔跑着,他们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人的追赶。

碎掉——

只见那男子一身黑衣将一把剑放到了剑台之上,剑台发出强大的光芒。

碎掉——

最后的记忆碎片只有一只世上最凶残的怪物仰天长啸。

歹炁迅速的从回忆里醒过神来。

随后他看见云其深的眼正盯着自己,歹炁对着云其深就是拨开乌云见日光的笑。

云其深抛了个白眼就不看他了。

刚才的闹剧已经过去了,陈月落干脆离这群人都远远的。

云其深还是意气用事的没有回去床上躺着。

歹炁、云其深、顾愁眠和酒鬼老头围坐在桌子四周,持华也化作人形站在云其深后面。

芊子微凉的魅力

而那个舞姬小牙倒是盯着持华的脸不放,那眼神比看歹炁时还有威胁性。

持华不想在意她这灼热的视线,但是这个舞姬总是围着她转悠……

酒鬼老头儿还换了一件干净利落的衣服,一时之间所有人心里都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先进入正题……我从顾愁眠(连三师兄都不叫了?)这里知道了那个我们在妖国遇到的女人莘在这儿得意楼的地下不知被什么人带走了,刚才小牙也说了她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登记的名册也被销毁,关键的人员也被之前那只怪物吞噬…不过小牙说她知道他们大致是哪里的人。”

云其深很正经的谈事情,那边的舞姬小牙一听云其深叫她名字心里高兴,嘴里嘟囔,“叫人家牙牙就好……”

但云其深耳朵好自然听得见,他没理会小牙这种反常接着很冷静的讲。

“我用窥心之术窥探到得是一个兽人,这个兽人和之前抢走我玉坠的那个有着同样的云雷纹身……”

持华回忆她消灭的那个兽人,“可是魔君……您怎么知道那个兽人身上有那个云雷纹身呢?臣下当时根本就没看到……”

“其实我本来也没太注意……直到刚才我窥探小牙的内心才注意的……对了持华,你回忆一下当时那兽人说了什么。”

持华回忆,当时那只兽人临死之前说的话。

“我教将光明永存……”

云其深一手拖着下巴用手指捂着嘴一旁沉思。

“确实只有这么一点儿线索根本找不到莘那姑娘……”顾愁眠也显露愁容。

持华将云其深的玉坠拿出来,小牙眼尖一眼就认出来玉坠上面被下的追杀令咒。

“我想你们应该庆幸得意楼的结界没有破,不然这追杀令咒指不定能杀你们多少次呢!”

小牙说话不客气大家也都习惯了,可是歹炁就喜欢找茬开玩笑。

“杀人能杀几次~小姑娘这耳朵不好使~脑子也不好使呢~?”

“歹炁。”云其深看着歹炁单边的眉毛上挑。

“魔君叫小道士~有什么事吗~?”

“正经点……”

“好的~?”

……

那边的酒鬼老头儿示意持华将玉坠给他,酒鬼老头儿观察片刻,“通过这追杀咒术我倒是知道是什么人所为了。这个舞姬女娃娃说的没错,这咒术是死咒。想当年……”

“说人话!”云其深不耐烦的咂嘴,一旁的歹炁笑着看完云其深就转过头看酒鬼老头儿。

“老人家是不想喝酒了呢~?”

“我能说你俩在威胁老人吗!这世上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娃子!你看看月落娃子多么尊老爱幼!我说的怎么就不是人话了!想当年……”

云其深和歹炁的眼神盯向陈月落。

陈月落搂着小吱发抖,老爷爷您别给我拉仇恨了……

“……这儿追杀咒术发源自古傲国古国,也是那个人……但发扬这儿咒术的是一个叫嗔狼的兽人部族。而从这儿兽人部族衍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宗教,按照兽人的语言叫‘谷埃依梅’,就是‘光明’的意思。当初泷泽魔君也是九死一生从这儿追杀咒术中逃脱的。我们也确实应该感谢得意楼的强大结界。”酒鬼老头儿也正经的说了一回话。

“明明漆桖那怪物已经被干掉了,这得意楼的结界是由着它控制的可是为什么……”顾愁眠这时好奇的发问。

云其深就看向小牙,小牙一看云其深看她就扭扭捏捏的不好意思。

云其深内心吐槽,姑娘!不至于啊!

“不要这么看着牙牙……牙牙会害羞的……”小牙这种表现让陈月落和顾愁眠都惊讶,这儿还是之前那个动不动就踢人的舞姬?

云其深你到底做了什么?一个个的……哎?我干嘛想一个个??

陈月落又陷入了怀疑的思考之中,自然云其深把他之前见到的记忆抹掉了。

“……你把那颗黑红的珠子借我用一下。”云其深朝着小牙一伸手。

“就算是相公的要求……可这颗珠子……”小牙从怀里拿出珠子握在手里,“你……你亲我一口我在给你。”

人家小牙鼓起勇气的发言,周围的人却个个像得了肺炎。

“咳咳咳。”

所有人用手捂嘴咳嗽两声。

云其深尴尬的用手捂脸,我是上辈子作孽还是这辈子作孽啊……虽然又女孩子喜欢我我是高兴……可是当着这么多人……怎么可能……

“攒着吧……攒够100个一起来……”云其深一顿思想斗争决定这样。

“真的?”小牙看着云其深一笑就将珠子给了他,“你可不要唬我。”

一边歹炁一手拄着头,女表笑容浮现,嘲讽的对云其深说,“那还不得把嘴巴亲肿了~魔君还真是容易见异思迁啊~?”

“我哪里见异思迁了,你给我正经说话!我得罪你了吗?”云其深看着歹炁眉头一皱,他这是干嘛?说话怎么又怪里怪气的。

“魔君你亲小道士一口我就告诉你~?”

“滚!”

云其深下意识说滚,那边歹炁倒是预料到他会说这一个字,笑的更加不怀好意。

“那么我也记着数儿,以后一次性付好了~?”

云其深根本不理解歹炁他说的啥,也懒得搭理他。

云其深将珠子放在桌子上,眼神坚定非常正经,“只要有这颗珠子的存在,得意楼的结界就不会破……但是我感觉的到这儿珠子的法力也在逐渐消失,因为它本来就不是正品,是从那老鼠肚子里吐出来的幻影……所以在结界消失之前我们先商量好了我们该去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