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短视频下载app

在夜之城混,重要的是钱。

没钱就去赚,要么给公司做狗,要么在城里打拼,城里就两种动物:人上人和人下人。

我也真的很需要钱呐,有钱可以给我安装更多植入体,有钱可以让我享受奢侈的生活。夜之城的富人可以花钱让自己永生——通过购买荒坂的“守护你的灵魂”套餐,上传意识到网络里。

听着真是不可思议,以后这个世界上的穷人死完了,这些富人就一直活下去,直到启示录的到来。

但是,我不想搞哲学,我对社科也不感兴趣,我对未来不在乎,我对过去也不怎么执着,现在的穷困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因此我会尽可能收集一切可以卖钱的物资,包括死人的衣服和武器。

别觉得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这座城市就是会把人吃干抹净,尸体则会被随意抛弃——讲究些的,如那些日本佬喜欢把尸体灌进水泥柱里沉海,不讲究的就直接扔到垃圾堆,过两天就烂得骨头都酥了。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v老师,有没有不扔尸体的好文明呢?

有的。

清道夫、乱刀会一类的变态会把尸体里的可用器官及植入体都挖出来,处理完之后就剩下一堆废肉,再然后就是简易处理,可能是切碎装袋丢弃,可能是当成便宜肉类出售——说起来还真出过类似的事情,虽然不是我亲身经历,但听别的朋友说过。

真肉价格极高,大家吃的都是合成食品。

警惕便宜肉类——v老师宣。

日系校服初中学生妹田园写真

……

夜幕降临,我又回到了丽兹酒吧。看门的还是白天那个妹妹,在霓虹灯和蒸汽烟雾后面,她的紫头发和南半球依旧很不羁,她还认得我,冲我笑笑这就放行了。

应该说这个酒吧氛围不错,刚进门,前台客服就笑着说:“唉哟,不错嘛这小脸蛋儿!”

“你也是姐妹。”我冲她眨眨眼。

“哈哈哈,您来有何贵干呀?”

“找个人。”

“嗯,进去吧,记得别惹事儿。如果看上谁了,不准直接上去拽人,先下单,买好超梦再自己找个包厢,对了,不准盗摄,记住了吗?”

“放心吧,规矩我都懂。”

穿过舞池,到吧台,那里是打听消息的好去处。店里光线暧昧,冷色调里掺着粉红的暗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像是,就像一杯海盐西瓜汽水。

我远远地注意到吧台边那两个女人。一个蓝头发的妹妹侧坐在吧台凳上,身形半淹没在清爽的粉红灯光里,长而挺直的双腿搭在一起,小腿肚的弧线好看得像一枚饱满的香瓜,她这样的姿态,神秘的就像这座城市,雍容的糜烂。

另一个女人背靠吧台,双手拄着台面,半是放松,半是警惕的样子,让我想起在纪录片里看到过的,晒太阳的羚羊。夜之城的阴影就是阳光,记住了,这是v老师的佣兵哲学。

我一时间忘了正事,直接上去自信开口:“(?)??嗨”

“你找谁?”羚羊妹妹甩了甩她的绿头发。

“不找谁,就来酒吧里小酌一杯。”

“那你就喝酒,找我们说话干什么?”

“一个人喝酒真是太无趣了,我看你们挺有意思的,能聊聊吗?”

“抱歉,不能。要撒泼就出去,找个性偶弄舒服了再回来。”

真不可爱,我眯起眼睛,用义眼扫描器收集了这两人的信息——得益于老维的手艺,我的义眼扫描器可以连通ncpd的数据库,基本所有公民信息都有收录,随时调阅。

——绿头发的妹妹名叫朱迪·阿尔瓦雷兹,而蓝头发那个,她叫艾芙琳·帕克。

这趟行动的金主,艾芙琳·帕克。

我冲帕克笑了笑,“我是来找你的。”

“你是v,对吗?”她转过身来,贵妇似的皮草大衣外套下面是奔放的银色内搭,“你刚一进门我就注意到你了,马迪欧,麻烦给我的客人来一杯。”

酒保给我斟了一杯百酒神。

“我只喝这种龙舌兰。”我啜了一口,放下酒杯,“看来你很了解我。”

艾芙琳半仰头,让嘴角似乎带笑,浓深眼影遮挡下,她的眼神也变得意味深长,“我习惯在合作前,先摸清对方的脾性,也可能是我碰巧蒙对。”

我喜欢这妹子,虽然她一看就很有心计,但有心计是好事,能让你在夜之城混得更久,离垃圾堆更远一点。

“聊正事儿吧,委托。”

“去休息室,马迪欧,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没见过我们。”

依照惯例,我把接下来一段长达十分钟的沟通简单概括:艾芙琳·帕克希望我们去绀碧大厦偷一枚relic芯片,具体地点在顶层,荒坂赖宣的套房。

还是得简单介绍一下荒坂赖宣,他是个相当有分量的人物,不过单从人设上出发,他就是个叛逆的二代:他的老爹是荒坂三郎,荒坂集团的掌舵人,那么赖宣相当于是太子,只不过这对父子关系并不好罢了。

听艾芙琳说,赖宣早年为了追求梦想离开荒坂,现在算浪子回头,但他明显不安分,他爹二十四小时监控他,把他限制地死死的,而这次要偷relic芯片,是赖宣从自家实验室偷出来要卖给网络监察的。

——好一个父慈子孝。

这是我对荒坂家暂时的看法。

任务说明白了,接下来是踩点:正常情况下我们连绀碧大厦的门都进不去,但这次不同,艾芙琳提供了一张超梦可供我搜查赖宣房间的信息。

说实话,我个人并不享受进入超梦的感觉,但不妨碍超梦技术成为娱乐行业的宠儿,通过超梦,体验者能身临其境,感受到与制作者一样的情绪,让大脑沉入那名为超梦的幻境里,分不清何处是现实,比起vr电影,超梦的体验更加多维。

我对超梦的了解也有限,但这次,艾芙琳真让我开了眼界,她找到城里最顶级的超梦编辑师帮忙,让我可以从上帝视角观察超梦录制,变相分析到环境里一切可用的要素,包括赖宣藏匿芯片的具体位置——地板下的保险箱。

那位超梦编辑师,却正是绿头发的妹妹,朱迪·阿尔瓦雷兹。

唔,她虽然嘴臭不可爱,但真的挺好看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