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麻豆model传媒

超级恐怖仙在十强仙界中的数量,那是相当惊人的,往往都是上百位,甚至是二三百位之多,可是放在整个仙道宇宙,那就显得极端稀缺,罕见的,有些人可能行走宇宙大半辈子,也就是看到三五次而已,根本没机会看到的。

要一下子屠戮三五个超级恐怖仙,都会变成大事的。

毕竟所谓的十强仙界,仔细划分也都是三大仙命建立的家族或者势力而已,这样一划分的话,一个仙命建立的家族势力中,多了也就是百位超级恐怖仙,少了只有六七十个都正常的。

可是,张扬这次的目标会有多少个?

火玉天仙是知道的,就寂枭城内可能也只有不到二十个而已,但是加上黑暗仙乌仙界,百鬼仙界等来的超级恐怖仙,绝对能够凑够四五十个之多的。

如果一下子干掉二三十个。

火玉天仙都不敢想象,那是怎样的大事件。

“我也要参加。”

这等事情,太刺激了,太有吸引力了,关键是,超级恐怖仙手中的宝物太多太多了,活得越久,量越多,如此多的超级恐怖仙被屠戮的话,那提供的资源会有多少?

她想想都控制不住这份冲动了。

张扬微微一笑:“你不适合参加。”

“为什么!”火玉天仙好不容易狠心下决定,哪是那么容易放弃。

清纯少女搞怪表情连拍图片

张扬道:“我要为火凰仙界考虑。”

火玉天仙大气的一挥手,道:“不用,我自己负责。”

张扬依旧摇头道:“不行,一旦你被察觉到,对火凰仙界带去的影响太大,他们承担不起的,据我所知,当我离开的时候,火凰仙界已经在筹备对蛮荒大仙界的报复了吧,岂能因小失大。”

火玉天仙不高兴了:“我说了我负责。”

张扬没办法,道:“你没听出来我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火玉天仙还有点萌。

“我不想要累赘!连宇文昭都那么废柴,你能好到哪里去?这是压制在同境界,你去干什么?去让我照顾你吗?”张扬直接开喷了,“我这不是在给你找借口吗,跟你委婉点说,你还不知道自爱,非要我说的这么直接,有意思吗?”

火玉天仙登时面红耳赤,是羞愤,然后是恼怒,最后是暴走。

她堂堂火凰仙界名列第二的超级恐怖仙!

她是公认的仙道双姝之一!

她是公认的当世超级恐怖仙中的强者,佼佼者!

她居然被嫌弃是累赘!

她居然被认为是废柴!

她居然被看不起!

她居然……

火玉天仙没法居然了,因为张扬和秋意浓跑了,根本不给她机会发作。

“张扬!”

“我要弄死你啊啊啊啊!”

此刻的张扬和秋意浓业已出现在寂枭玉林府邸外的长街上的一座酒楼内。

酒楼属于诸天星商会的产业。

这里早已特意清理出来顶层,说到底,他们是要谨慎小心的,特别是张扬,一旦暴露,那是爆发超级大事件的,指不定连坐镇在仙命古家大陆上的那位古家大仙命都可能隔空出手的。

这是张扬独有的待遇。

纵观仙道宇宙,纵观古今上下,张扬是独一份的。

小心谨慎就是必须的。

两人站在顶层。

这栋酒楼每一层,甚至每一个包间都有特定的守护力量,会屏蔽外面,正是保密性,加上诸天星商会的招牌,使得这里成为整个寂枭城最受欢迎的地方,往来者都是大人物,很多仙甚至以能够来到这里为荣。

“半个小时啊。”秋意浓心性不如张扬的沉稳,她期待,她也激动,她还有点担心。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真正的来到外面,为浩瀚仙界而战。

所以她是格外上心的。

张扬笑道:“淡定。”

秋意浓白他一眼,她是知道的,张扬亲自主导的杀戮超级开天者帝魔都干过了,连大寂灭仙界被攻克,都是他出的主意,更是他率众抵达仙命寂家大陆,拯救的浩瀚古今第九先的龙骨仙,他自然觉得无所谓,可她紧张啊。

那可是一群超级恐怖仙!

他们只是九死劫境,在人家任何一个人面前,都是连蝼蚁都不如的。

现在,却要杀他们。

“你的路,充满荆棘;我的路也是如此,我与女皇陛下是相近的;其实妖若仙看似轻松的成为无相佛仙界的佛女,实际上,我觉得也不可能那么简单。”

“我亲身体会过这大寂灭仙界的仙命帝家和仙命寂家之间的冲突。”

“大道魔仙界也是如此。”

“可想而知,无相佛仙界也逃不过这个环节的,只是妖若仙踏入百界秘境,她可能面临的各种纠结,危险,一下子被中断了。”

“当她走出百界秘境的时候,来自无相佛仙界的矛盾势必会爆发的。”

“谁都知道,你也好,她也罢,都是来自浩瀚仙界的,两大十强仙界中的四个仙命大势力,完有借口,以此拒绝你们成为一界之魔女和一界之佛女的,所以有冲突是正常的,我们走的路,注定就是不平凡,充满危险的。”

“我知道,你看似紧张,实则也因为这个缘由,觉得自己不如妖若仙,你是太要强了。”

张扬很平静的说完这些话的。

秋意浓却感到浑身别扭,像是被看透心思一样,这个臭男人,居然说到她心坎里去了,怪别扭的。

站在窗口,俯瞰。

寂枭玉林的府邸非常之庞大,放在小仙界,这可能是一座小城了。

光是悬浮在空中的宫殿就有十多个。

寂枭玉林血脉后裔人数是非常惊人的。

“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张扬摸着下巴,嘀咕。

秋意浓讶然。

“会否有可能,我们无法完震杀所有人,有人逃出来呢,那会如何?”张扬道。

秋意浓脸色微变,这是个大问题。

暴露和未暴露,完是两种天壤之别的境地境遇。

所以,要考虑周密才行。

张扬笑道:“我突然想到了射昆龙的废物道悟之妙的天道力场。”

他伸出手。

“陪我下去走走?”

秋意浓看着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点点慌张,她脸蛋儿上仍旧挂着高傲,很粗暴的抓住他的手,传送下去。

两人出现在寂枭玉林府外面。

宛如小情侣般,牵着手,围绕着寂枭玉林府邸外走动。

走了一会儿,秋意浓怔了下,突然甩开他的手,哼道:“不用我掌握方向了,抓着手干什么。”

张扬疑惑,他主动抓着不放的吗,好像是被抓着。

“看什么看。”秋意浓冷声道:“快忙你的,出半点差错,唯你是问。”

她回归酒楼顶层去了。

张扬耸耸肩,他可没心思想别的,现在要进行的事情太重要,需要格外集中精力。

一直以来,他在天道力场方面,主要是捉摸着的逆道楼的情况,现在他从射昆龙的箭之天道力场中感悟到更精妙的东西。

那就是天道力场来战斗。

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甚至可以通过天道力场直接跟开天者以下的所有人开战,不需要借助别的,纯粹就是道。

问题是,人家不可能给他时间。

现在就是一个特例,可以提前设计,这是一次尝试,若是成功,接下来完可以力以赴的走这个路子,为他以后的大战拓展更大的空间,不再是拘泥于借助别人或者别人的力量。

他很耐心的在布局,琢磨,体会。

同时,这天道力场可不是表面的杀戮那么简单,还需要别的,他考虑的很深层的。

就是将这次的杀伐当成了自己的一次实验来做。

以他的大道感悟深度,他用心,力以赴之后,也仅仅花费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随后,他就再度细细的检查,确保没有问题后,这才放下心。

他向酒楼招招手。

秋意浓抵达,带着他,回归。

“路痴!”

“装的,还是真的,每次都要有美女给你带路,还要牵着手占便宜,再来个一起冒险,很套路啊。”

她眼神儿中满是怀疑。

张扬却觉得她不对劲儿,道:“你什么时候,有这闲心想这个了?难不成你对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

秋意浓大怒,张牙舞爪的要动手。

张扬抵抗。

魔秋意也冒出来。

于是张扬又感受到了粉拳粉腿的左右夹攻,他也不客气,两只手上下飞舞,惹来两个秋意浓的尖叫。

直至张扬布下的天道力场传来异样,他们才停下来。

两个秋意浓合一。

他们飞速的看去。

就见一道道身影闪电般的向寂枭玉林府中的一个仙宫而去。

必杀名单上的超级恐怖仙寂枭龙河,寂枭东川等等。

张扬抓住秋意浓的手,低语道:“准备!”

秋意浓也反握他的手,也盯着前方,做好了准备。

一场杀戮,正式要拉开序幕了。

而这将是面颠覆整个寂枭城的……开始!